秒速赛车官网 > 文明之万界领主 > 第210章 马贼

第210章 马贼

作者:飞翔de懒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秒速赛车官网 www.xs52.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该死!”看着越跑越远的马贼,罗勇满脸都是恼火,这帮马贼是土生土长的草原人,一个个都可以说是骑在马背上长大的,那精湛的骑术简直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并不是罗勇和他身后这支才训练了几个月的骑兵可以比拟的。

    再加上最初的那几次袭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让这伙马贼抢走了一些带着马具的战马,所以从骑兵装备的角度上来看,罗勇他们基本不存在什么优势,装备上没优势,骑术又比对方逊色,能追的上才有鬼了。

    在狂奔了不知道多少路后,罗勇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胯下的战马累了,速度开始变慢了,照这个势头下去,难道又要让这伙马贼逃走?他有点接受不了,这种拿对方无可奈何的憋屈感,让他最近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眼看着对方就要彻底逃远,却不料就在这时,意外状况突然发生,伴随着轰鸣般的马蹄声,一支骑兵部队竟是突然从一侧杀了出来!

    为首的那人骑着一匹纯白色的骏马,速度简直快的惊人,仅仅一个呼吸的工夫,竟是一路冲杀到了对方的必经之路上。

    这一刻,白泽那一身精湛的骑术简直显露无疑,长枪一晃,只见他挑枪入阵,在电光火石之间,手中的长枪已然化为一点寒芒朝着那疤面男子刺出了自己夺命的一击!

    来不及多想,眨眼一瞬间,只听到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白泽手中的长枪轻已然易举的贯穿了疤面男子的左肩,挟带着冲锋势头的一枪,直接令对方整个人都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身体从狂奔的战马背上摔落,那一摔不可谓不重,不过疤面男子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草原人,他显然非常清楚在这种时候该如何保护自己,撕裂的伤口不停的飞溅出血花,摔落的身体借着惯性不断的翻滚着,把他整个人摔的七荤八素,但肩头不断传来的疼痛感又将他快速的拉回了现实。

    单手握紧骨矛,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的疤面男子没空去管自己左肩的伤口,任由鲜血浸湿他一整个肩头,只见他那双眼窝深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坐在马背上的那道身影。

    感受到对方的视线,白泽一甩手中的长枪,“听首领说这边遭受到马贼袭扰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了,没想到还真是你啊,巴图……”

    听到白泽的声音,被称之为巴图的疤面男子面部肌肉一抽,此时,他只感觉自己脸上那道都已经愈合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声音中带上了一股咬牙切齿,“白泽!”

    看着煞气十足的巴图,白泽面色如常,手中那把长枪的枪尖已然抵在了对方的脖颈上,让对方动弹不得。

    然后余光一瞥那伙头也不回,直接就逃走了的马贼,他语气中不禁带上了几分讥讽,“你的这几个族人走得还真是干脆啊。”

    听到这话的巴图脸色一阵难看,最后干脆认命一般的将头转向了一边……

    而与此同时,追在后面的罗勇等人亦是赶了上来,要知道,白泽和罗勇,这两货以前就互相不对头,和打着打着,打成了哥俩好的刘峥不同,罗勇和白泽这两人,毕竟都还年轻气盛,现在隐隐约约的也有那么一点互相较劲的意思。

    见白泽一上来就立了大功,罗勇心里也是郁闷,“来的够巧的啊?”

    “那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白泽眉头一挑,突然想起了以前罗辑说过的一句话,正好拿过来用,不得不说,那家伙虽然讨人厌,但时不时说出来的话,却是意外的很有道理。

    憋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心情正不爽的罗勇在扫过巴图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杀意,捕捉到了这丝杀意的白泽顿时开口,“这个要留活的。”

    “怎么个说法?”毕竟是正事当前,虽说他现在气的不行,但罗勇最后还是让自己强行冷静了下来。

    “这家伙叫巴图,我以前带着族人在草原上生存的时候,和他交过几次手,他是一个草原部落的首领,他们部落专靠掠夺其他部落牛羊马匹为生……”说到这里,白泽声音一顿,“简单来说,他还有个儿子,留他一条命,他儿子应该会带人来救他的。”

    说话间的工夫,白泽麾下的几名骑兵已经用树皮绳将那巴图五花大绑起来,然后给对方肩头上的伤口简单的止了个血,省的他半路上因为失血过多挂了,再叫个骑兵,骑在马背上,抓着树皮绳的一头,拖着那巴图往回走。

    这么干倒不是为了折磨他,而是想要让他多消耗掉一点体力,这样就没有多余的力气惦记着逃跑了。

    “一定要等着对方杀过来吗?就不能是我们主动杀过去?”此时的罗勇,显然是特别想大杀特杀一番,从而宣泄一下他那满肚子的憋屈。

    而听到这话的白泽则是摇了摇头,“你不了解草原上的这些人,他们很多部落是没有营地这个概念的,他们是流浪民族,骑着马,哪儿有猎物,就跑到哪儿去……”

    在说到‘猎物’这两个字的时候,白泽还下意识的看了罗勇一眼,显然,他口中的那个‘猎物’并不是指牛羊马匹之类的动物或者野兽,而是野马部落,那伙马贼是把野马部落当成猎物了,所以才会隔三差五的跑过来掠夺。

    同样理解了白泽口中‘猎物’那两个字的含义,罗勇的心情不禁更加不爽起来,然后用力的挥了两下手中的双刃战斧,那恐怖的力道在挥舞间所带起的呼啸声简直令人头皮发麻,“这怂货要是敢跟我打,我分分钟把他连人带马一起砍成八段!”

    虽然互相不对头,但白泽倒是并不怀疑罗勇的这番话,能单手将那把双刃战斧挥成这样,天晓得这家伙的力量是强到了什么地步?更别说一段时间不见,即使没有交手,白泽也明确的感受到了,对方变得更强了,这一斧子下去,估计还真没几个人能挡得住,只不过对于来去如风的骑兵来说,罗勇这一身显然是太过笨重了。